当前所在地: 主页 > 技术头脑 >Philip Roth逝世:我与写作的搏斗已经结束 >

Philip Roth逝世:我与写作的搏斗已经结束


2020-06-08


Philip Roth逝世:我与写作的搏斗已经结束
philip roth

「甚幺时候才到他?」每年诺贝尔文学奖颁奖礼,Philip Roth(港曾译菲腊罗夫,台译菲利‧浦罗斯)都是呼声最高的美国作家之一。由1959年出版第一本书《再见,哥伦布》(Goodbye, Columbus),到2012年正式表示退休,他在长达五十多年的创作生涯中出版了超过三十本小说。Philip Roth被认为是美国战后最伟大的小说家之一,地位等同于二十年代的海明威和三十年代的福克纳。除诺奖以外,应该得到的奖他都得过了。诺奖虽然没有颁给逝世者的先例,但我们仍然可以用阅读来向这位终年85岁的美国文学巨匠表达敬意。


情慾描写、反犹太争议与政治正确

Philip Roth生于美国新泽西州纽华克市的一个犹太家庭,犹太背景一直是其创作的重要元素,但其小说作品里对犹太背景的处理却又一直存在着争议。第一部小说《再见,哥伦布》的内容关于犹太裔的年轻美国人在美国所面临的身份缺失,以及犹太传统和美国文化之间的冲突。《再见,哥伦布》获得美国国家图书奖,为其创作生涯打响了头炮,但真正使他被广泛认知的则是1969年出版的第四部作品《波特诺伊的怨诉》(Portnoy's Complaint):作品以一个犹太男子对精神科医师的对白,展现了犹太人的苦难意识与精神压抑,以更为狂放的文笔还原了犹太裔在道德和性慾上的挣扎,书中不少露骨的情慾书写一度挑战了美国读者的阅读经验。


「美国三部曲」︰《美国牧歌》(American Pastoral)、《我嫁了一个共产党员》(IMarried a Communist)、《人性污点》(The Human Stain)是Philip Roth走进殿堂级的关键作品。作品背景横跨美国二十世纪后期的三个时期:尼克逊时期、越战时期再到克林顿时期,儘管自己的犹太背景一直是创作的母题,但事实上Philip Roth一直拒绝被标籤为「美籍犹太裔作家」,而强调自己绝对是美国人。值得一提的是,小说内经常出现一个叫「祖克曼」(Nathan Zuckerman)的犹太裔敍事者。1997年出版的《美国牧歌》,讲第三代犹太人Levov正在逐步融入美国社会,有资产有地位,女儿却成为了激进的炸弹客,美国梦照样破碎。《人性污点》的主角是一个有黑人血统但假装成犹太裔的大学教授,不但有种族歧视学生之嫌,同时也爱上了一个无论知识还是地位都远不如他的清洁妇。儘管以犹太人身份出发,但Philip Roth始终在意的是美国社会的变化和社会状况。「美国三部曲」虽奠定了他的地位,但对美国政治形势的冷嘲热讽、书写犹太族群的手法亦一度引来争议,将他推到风高浪尖的位置。


1972年出版的中篇小说《乳房》(TheBreast),讲文学教授变成了155磅重的乳房,是Philip Roth比较着名的荒诞小说试验。2001年出版的《垂死的肉身》(The Dying Animal),描述老教授女学生的亲密关係,检视了六十年代性解放老年人对年轻肉体既渴望又焦虑的纠结心情。2004年出版的《反美阴谋》,架空美国历史,写一名飞行员在1940年当选了美国总统,美国与纳粹德国合作反犹太主义计划使犹太人在美国成为二等公民。在特朗普执政年代,这部小说再度被提出来引起讨论。Philip Roth在其漫长的创作生涯中,既不避讳回应时代,同时亦孜孜不倦地尝试着不同的写作手法。作为小说家的Philip Roth以自己的真实经历进行变奏,以自身的犹太背景出发虚构出不同故事,探讨了生活在美国大社会里人们的各种生存环境。


american-pastoral-book-cover


小说阅读将变成小众活动

美国国内的重要文学奖项包括福克纳文学奖、美国国家图书奖、普立兹文学奖还有国外的布克奖及卡夫卡奖等,「着作等身」、「荣誉无数」对Philip Roth而言是非常贴切的形容。儘管一直留在普林斯顿大学及爱荷华大学等等的学院从事教学,Philip Roth在市场上的号召力也不少,包括《再见,哥伦布》和《美国牧歌》等作品都曾改编成电影,书籍的销量亦一直处于高位。即便如此,对于小说的未来,Philip Roth仍然不那幺乐观。


2009年接受野兽日报(The Daily Beast)访问时,提到他预计小说阅读会在二十五年内变成小众的活动,可能比当时阅读拉丁诗的人更多一点。他指小说阅读所需要的专注和耐性等质素并非人人俱有,而且书本没有办法跟荧幕竞争。在《巴黎评论》(Paris Review)的访问中他提到「小说只是让读者有些东西可以读,最好的情况是作家能改变读者的阅读方式。这对于我来说是惟一现实的期待,对我而言也足够了。」2012年宣布封笔之后,Philip Roth在《瑞典日报》(Svenska Dagbladet)的访问中谈到自己与写作的「搏斗」结束了:「五十年来我日复一日,全无準备地面对一张又一张的稿纸。写作于我而言是自我保护的事业。如果不写作,我可能会死。所以我就写了。是顽固拯救了我的人生,而非天赋。」如今,Philip Roth已经完成了他与写作、与自己的搏斗,他留下的经典作品也将继续与这个拒绝小说的时代搏斗。




上一篇:
下一篇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