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所在地: 主页 > 技术头脑 >街知巷闻:吶喊声响透 香港大球场 >

街知巷闻:吶喊声响透 香港大球场


2020-08-03


街知巷闻:吶喊声响透 香港大球场 举行赛事的晚上,球场炽热气氛与平日截然不同。(黄宇轩提供)街知巷闻:吶喊声响透 香港大球场 球场以混凝土的灰为主调,感觉沉静。(黄宇轩提供)街知巷闻:吶喊声响透 香港大球场 看台背后,可看到球场建筑的轮廓。(黄宇轩提供)街知巷闻:吶喊声响透 香港大球场 观众在中场休息时筑起人链。(黄宇轩提供)街知巷闻:吶喊声响透 香港大球场 人群在休息时间举标语吶喊。(黄宇轩提供)街知巷闻:吶喊声响透 香港大球场 在通道叫着示威口号击掌。(黄宇轩提供)街知巷闻:吶喊声响透 香港大球场 转头球赛继续,一样看得肉紧。(黄宇轩提供)街知巷闻:吶喊声响透 香港大球场 观众的吶喊声响彻全场,「香港人加油」难分政治不政治。(黄宇轩提供)街知巷闻:吶喊声响透 香港大球场 离场后高唱《愿荣光归香港》,将幽静小径变作步操大道。(黄宇轩提供)街知巷闻:吶喊声响透 香港大球场 吸烟区是一条宽阔的路。(黄宇轩提供)街知巷闻:吶喊声响透 香港大球场 红色大闸将球场密封起来。(黄宇轩提供)街知巷闻:吶喊声响透 香港大球场 墙上所用白砖和红顶。(黄宇轩提供)街知巷闻:吶喊声响透 香港大球场 石屎骨架延伸至看台。(黄宇轩提供)街知巷闻:吶喊声响透 香港大球场 场内出口标誌设计简约。(黄宇轩提供)街知巷闻:吶喊声响透 香港大球场 球场外的隐秘小坡道。(黄宇轩提供)街知巷闻:吶喊声响透 香港大球场 街知巷闻:吶喊声响透 香港大球场 街知巷闻:吶喊声响透 香港大球场 街知巷闻:吶喊声响透 香港大球场 街知巷闻:吶喊声响透 香港大球场 街知巷闻:吶喊声响透 香港大球场 街知巷闻:吶喊声响透 香港大球场 街知巷闻:吶喊声响透 香港大球场 街知巷闻:吶喊声响透 香港大球场 街知巷闻:吶喊声响透 香港大球场 街知巷闻:吶喊声响透 香港大球场 街知巷闻:吶喊声响透 香港大球场 街知巷闻:吶喊声响透 香港大球场 街知巷闻:吶喊声响透 香港大球场 街知巷闻:吶喊声响透 香港大球场

香港大球场九月十日晚上,世界盃亚洲区外围赛香港队对战伊朗,这场赛事最重要的其中一刻,是中场休息时间。观众聚集在入口处的宽阔平台,手拉手或举起电话白灯;场馆东翼及西翼两侧的通道,人群巡行着高喊口号,原本张开手掌代表「五大诉求,缺一不可」的姿势,因为来去两批人同时迫满通道,他们忽然发现可以互相击掌,又更开心。

这晚一如过去三个月,参与运动的香港人用无奇不有的创意,自然地将一条走廊变成抗争场地,不过这晚在大球场,为足球运动的高涨、为社会运动的激昂,哪个是表是裏,根本分不开。当见到一个中佬眼望草地倾尽全力在唱《愿荣光归香港》,身分认同感满泻的眼神,大概是歌曲出炉到现在为止,最啱mood的一次演绎了。

没有赛事、关上灯的大球场,在外头只会觉得是个重门深锁的巨笼。这晚二十三岁的Janice第一次来到这裏,觉得很陌生,「平时最多去南华会那边打波,从不会来这边」,我们站在孔圣堂中学前面的路口,望向在黑夜中亮起灯的大球场,她感到跟之前的印象很不一样。而冯小姐就说,以往来参加过布道会,观球赛还是初体验,「没想到是这样。布道会那次虽然人比较多,但参与感没那幺强,不可以像现在大声抒发自己的感情」。她的声音不时被「We are Hong Kong」的吶喊声淹没,「最重要是这裏很安全,因为没有警察」。

球场主色是混凝土的灰,其实没什幺节目时,闭门看起来就是有点cool的一座建筑,在赛事中途若是溜到看台背后,更会看到树桠般的粗壮支干一重一重如深山洞穴。就算这晚开场前挤满了人,在入口左右两边的「烟位」仍觉凉爽,那是通往上层看台的斜路,在强劲白光照不到的位置,球迷三三两两地靠墙食支烟等开场。

由二万八千个座位增至四万个,一九九四年球场在重建后开幕,叼着烟的球迷阿立说:「重建后第一场我都有来看,亚洲盃赛冠军盃的决赛first round,南华对沙地阿拉伯,第一球是龙门吴群立开出,基宝顶入的。对比二万八千个座位,重开时觉得好grand,细个又冇见识咁多,那时算好现代化,都廿几年了。」

半场休息时两个廿岁出头的女生在自拍,他们脸上用唇膏画着「HK」,后生女首次来到大球场,「跟想像不是很一样,以为像红馆有冷气,装修靓少少,现在看来似普通体育馆。」但他们兴奋说意外发现自己能投入「睇到好肉紧」,虽是响应网上号召而来,此时拿着大杯啤酒已是一副球迷模样。球场搭配着灰色主调的是红,入口是红色大闸,两翼通道的墙也是白砖配一条延伸的红带,也许旧了,看上去不是正红,稍显更暗更深,加上地板铺平实的方砖,有种街坊商场的味道。

只在乎情怀 不在意美丑

问着场内球迷,大多都不在意场馆美不美,语气裏都是情怀。阿立记得重建前有个阿姐会从闸缝「摄」进鸡髀来卖,那时卖票没有统一售票处,要进哪边的场,就排那边的闸,因此昔日感觉开放一些。「与其说外壳,情感更重要,像英格兰富咸主场卡云农舍球场也不大,但令球迷好有归属感,是凝聚力。」与售票处职员谈起球场离铜锣湾站不太「就脚」,他说加路连山道是球迷朝圣之路,完场后观众边走边热议赛事,说着说着才发现「哦,原来到了」,也把日常没甚人烟的一段路程说得好浪漫。

从铜锣湾站走到这裏只有医院、学校、住宅的一带,平常是清静的闹市背面,这夜人群离开球场,沿路落斜喊着口号唱着歌,像一场士气高涨的步操,儘管这天赛果是港队负伊朗0:2。但观众是不是借球赛「过桥」宣泄心情呢?身在现场,听到响彻场馆的口号可以是「叶鸿辉、叶鸿辉」,也有「光复香港、时代革命」,还有一句「香港人加油」,其实分不清是为港队打气还是一种示威。当球员交波踢近伊朗龙门,看台上人人紧张站起一刻,足球代表队在万人目光注视中,「代表」港人落场的意义,既在体育之内,又超越体育之外。

闭门与开放

城市裏究竟有没有如大球场这样一个地方,靠着群众情绪变化,留给人的观感如此截然不同?没节目时闭门冷冰冰,与人保持距离;布道会时庄严(甚至是冯小姐记忆中的闷蛋);当社会运动的炽热气氛带进球赛,亮灯后耀眼的场地裏,在石屎骨架内打气欢呼乱叫声震耳欲聋地迴响,又显得那样滚烫。康文署年头提交大球场改建计划,拟减八成座位,在没有大型活动时免费开放给市民跑步,削走些情怀,却加添些开放元素,未来的大球场不知还会否是现在随社会温度而变幻的面貌?

文 // 曾晓玲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石屎建筑的港式优雅

在构思本栏建议给读者的散步地点和路线时,铜锣湾加路连山道、大球场和它旁边那幽微的小径,都一直是心水,但球场平常不开放予人参观,只好等。等到这周,入场的藉口够强了。六月起开始的一场运动,一直产生新的、政治化的城市经验,本周我们被带到被热血歌声笼罩的大球场。与那「当下」和「沸腾」形成极强烈对比的,是大球场那一带一贯给我的印象:充满旧日痕迹的小角落,平凡静好,与其说大球场让人想起什幺大型活动,倒不如说它有点陈旧,似是铜锣湾被「保育」起来的一角。

也许我太受《阿飞正传》的情节影响了,看到大球场那种小卖部,满脑子就是旭仔与苏丽珍相遇的一幕,虽然电影中的并非大球场,而是不远处的南华会。大球场的「荣光」年代,也是香港足球受关注的光辉岁月,人们买不起票也要跑到山上看的故事听得多,也许亦是受这些故事影响,才会把明明在一九九○年代翻新过的球场,想像成属于过渡期前的空间。一踏进球场会见到左面看台顶的嘉顿广告也好、球场尽头两边分别有中文和英文的「香港大球场」和Hong Kong Stadium字样也好、砖块用色、指示牌和桌椅的设计选择也好,同属人们心目中「港式优雅」的模样。

更有趣是,在近年禁烟大潮下,大球场两旁是宽阔的吸烟区,依斜路走上平台,左右各有观察这座建筑的好角度,可特别欣赏到大球场粗犷的清水混凝土结构,那种宏伟让人想起日本建筑师丹下健三在高松市建的体育馆,在香港绝不寻常。要一亲球场这宏伟一面,平常也可沿奥运大楼旁的小路钻到球场边,抬头就是那石屎风景。绕着大球场走一圈,它「衍生」出来那起伏的路,多年来都是朋友间口耳相传的隐秘角落,趁此机会,正好跟读者们推荐。说来,政府执意将大球场改建成「更有用」的运动场的大计中,也不可能注意到大球场多年来给香港人的「边陲感」,由加路连山道漫步前往的旅程,也成了种可能是小圈子的集体回忆。凡此种种,都让人惊讶,跟全球城市好大喜功的大球场不一样,也有种九龙公园游泳池式的亲切。

文 // 黄宇轩图 // 黄宇轩编辑 // 蔡晓彤

fb﹕http://www.facebook.com/SundayMingpao



上一篇:
下一篇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