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所在地: 主页 > 媒体期刊 >架势堂‧鞋子和我有个约会 >

架势堂‧鞋子和我有个约会


2020-07-17


通往手工订制鞋鞋师的路上,吴家玲未曾放弃寻觅机会。她设计的鞋子,曾亮相于伦敦时装周和纽约时装周,成了国际时装周秀场上一道不可或缺的绮丽风景。登上国际舞台,意味着她的设计也要达到国际水准。2003年,在取得马来西亚艺术学院纯美术与设计学士学位后,她去了英国伦敦,在艺术与设计学院中央圣马丁学院进修,这趟进修,让她更确定在制作鞋子上,除了要精益求精,也要让穿的人感到轻盈舒服……

“这双鞋的面料是用丝绸做的,是一双龙凤鞋,结婚或农历新年都适合穿上。我们也做拥有大马元素的鞋子,这就用上了金锦缎(songket),也会采用峇迪布(batik)。这个日本木屐是可穿的,曾为拿督斯里柏纳詹德兰(Dato’Sri Bernard Chandran)在伦敦时装周举办的时尚秀做过一款,我改了一个款式,多做一对作为展示用途,它有几十斤重哦。

这双貌似美国好莱坞电影《麻雀变凤凰》(Pretty Woman)里女主茱莉亚罗拔丝(Julia Roberts)穿的过膝靴,是不容易做的鞋款……还有,这个6寸高的鞋子,真的可以穿,走得到的;这马毛鞋,它是用马背上的毛做的……”

架势堂‧鞋子和我有个约会

在大马手工订制鞋鞋师吴家玲(Karina Ng)位于吉隆坡市中心的鞋履陈列室,吴家玲对自己手工订制的女装鞋如数家珍,我听得入神。

身在她的鞋子陈列室中央,看着不同鞋款,从平底单佳、船鞋、凉鞋、高跟鞋到靴子;不同面料,从丝绸、金锦缎到棉麻;不同高度的鞋跟,从一寸、二寸到六寸;不同色彩,从单色、拼色、混色到撞色……难有女性抵御得了鞋的魅力。

别说平凡女性如你我,哪怕在国内外,占有一席位的一众着名时尚设计,如大马国际知名服装设计师拿督斯里柏纳詹德兰、拿督冼书瀛(Datuk Zang Toi)、宗柏伸(Eric Choong)、Jonathan Liang等,都倾倒于她的订制鞋艺下。

她设计的鞋子,曾亮相于伦敦时装周和纽约时装周,成了国际时装周秀场上一道不可或缺的绮丽风情。

正因如此,美国第一夫人梅兰妮亚(Melania Trump),还有以霹雳娇娃(Charlie’s Angels),红极一时已故美国好莱坞女星法拉佛西(Farrah Fawcett,1947年~2009年)都曾穿过她的鞋子。她的鞋子不只是高调得只用来走秀或名人穿着,也用来传情达意,搭建友谊桥梁。在旅人必到的大马手工艺品中心里(Kraftangan Malaysia),那里贩卖的鞋子,都出自她手笔。

作为把数十年制鞋日子,过成一日的职人,她洞悉每个女性都希望像灰姑娘,拥有一双未必是玻璃鞋,但肯定是属于自己独一无二的定制鞋子。因此,她也让高级订制鞋走向亲民,让每个女性都有机会觅得符合个人喜爱的手工鞋子。

“像今天,有位自称是‘鞋痴’的外国人途经吉隆坡,逗留七八天,她听说过我的名字,因而找我为她设计量脚订制鞋(Bespoke)。”她说。这里是足下的艺术之家,这里更有一个制鞋职人的生命与生活,手工与艺术,骄傲与坚持的故事。

架势堂‧鞋子和我有个约会

从风暴里重新站起来

说起与鞋子设计有关的人物,大家都会想起拿督周仰杰(Datuk Jimmy Choo),她的名气虽不及他,但才气却为这位“大马鞋王”赏识。今天的故事自1990年,从她认识了当时的男友、现任丈夫陈勇成开始说起。拍拖期间,他让她逢周末到公司帮忙,“当时,他家是做大厂的。”

自七八十年代开始,这家制鞋厂为当时的万隆(Mun Loong)百货公司、Marie Claire、Bata、Princess等大众品牌提供鞋源,“我丈夫十几岁就跟他父亲学制鞋,后来也接管了父亲的生意。当时,我家公出名到有一个绰号,叫‘十八段’,因为他手工做的鞋子是出了名的好,而且很干净(不残留胶迹)。”这个来自行家的尊称,宛若跆拳道最高阶梯,对其手艺的认同与敬仰。

“当时大马没多少个厂买得起整套制鞋机器,全靠人工制作,员工人数庞大。”直至90年代,大马鞋业才开始机械化,”意大利最先采用自动制鞋生产线,随后,日本、台湾跟进,使得手工制鞋逐步被淘汰。”她指出,包鞋尚可机器制作,“但换作凉鞋,它里头有些工序必须靠人工衡量,以及手工才能制作得到的。问题来了,欧洲国家夏季时,谁来帮他们做凉鞋?”

“当时,中国、越南等都还没开放,我国占有价格优势,于是,我们常去欧洲展览,也因此常接到很多凉鞋订单,在颠峰时期,常常通宵达旦赶工,追上船期。”多年后,随着中国市场开放,加上1997年金融风暴,好景不再,生意难做,再好的制鞋手工,也难敌市场崩坏与价格不具优势空间,“许多鞋厂接连倒闭,我也觉得是时候缩小来做了。”

“经过风暴洗礼,我们还有厂跟机器,尚有机会,于是开始先不理会数量,做回那些有价的单。”天下生意挑战不会少,抱持“大有大做、小有小做,不可不做”,这就是坚持。

大马鞋王建议到英国闯天下

通往手工订制鞋鞋师的路上,吴家玲未曾放弃寻觅机会。

“我从杂志上读到了Jimmy Choo的新闻……”后来,她从丈夫口中得知,家公很多同门师兄都到英国帮周仰杰制鞋,一起打拼天下,“1998年,刚好他回来,我就想说要去认识他,找找灵感。我们给他写了信,内容提及我们也是做鞋子的,因为仰慕他,想跟他做个朋友。”

她们把信送到他下榻跟举办鞋展的酒店柜台,万万没想到,“隔天他就打电话过来,大家相约喝茶。后来,他也到我们公司参观。”经历两顿饭的时间后,这位大马鞋王用行动表现出对她们的欣赏,他对他们说:“跟我去英国吧!”对方有提及,刚好需要懂英文的助理,也正物色年轻有活力,对鞋知识有认知的师傅。

“我们都被他吓倒了。”他们犹豫,他知道,于是坦然跟他们分析前路,他们深知只要走出国门到英国闯天下,名与利在数年后可能就是双收了。有鞋王的提携,他们既惊又喜,但没有马上答复。考量到公司正面临转型,生意刚有起色,深思熟虑后,他们最后做了此生最大胆、冒险的决定——不跟周仰杰到英国闯荡。后者后来二度向他们提起此事,他们的心依然如如不动。这情节与刘备三顾茅庐,还真有相似之处。两人做不成战友,却成了朋友。

架势堂‧鞋子和我有个约会左:2014年冼书瀛新装发布上,其模特儿穿的鞋履正是吴家玲设计的BALLERINA 高跟鞋。(此图摄影师为SOFIA DAVIS)
右:这是吴家玲为如今在法国发展的Jonathan Liang设计的鞋子。一张名片开启全新方向

天生我材不会被埋藏,勤奋也不会被埋没。在同一时段,即是2000年,她与在美国纽约闯关的冼书瀛结下时尚缘分。

“我在一个卖针线的地方留下了名片,巧的是有个时装设计师正在寻找鞋子设计师,为他要参与的时装比赛订做鞋子,而那个针线店的人跟我熟络,便把我的名片给了对方。”这单生意最终谈成也做成了,此外还有后续发展。

“完了后,对方问我是否有兴趣进军时装设计师领域?他声称这市场大,有机会不妨一试。”对方给她指点迷津,也打开一道门、一扇窗,那就是专门为时装设计师设计鞋履,以应付时尚秀的需求,“此外,当他们接到婚纱订单,也要匹配婚纱鞋。”这跟她亲自到海外招生意是不一样的市场空间。

对方给她介绍了本地当时得令的时装设计师Michael Ong以及宗柏伸,“我就拿着名片找上了他们。”机缘巧合下,她接触了林英明(Hideaki Lim),此君素来被媒体称为“超时空”、“未来主义”派时尚设计师,“他讲了很多天马行空的事情,我告诉他:你讲得到,我就做得到。”她设计的手工订制鞋,讲求特立独行之余,还兼具实用性,她跟他一拍即合,“他很开心。”

开心之余,林英明也不忘把他介绍给冼书瀛的哥哥,最终她也认识了冼书瀛,她设计的鞋子,伴随着他的时装首登于2000年春夏时尚秀场。

“他特地飞回来,拎着他的布料,告诉我们他想要的设计方向,其中最具挑战的是传统皮革大底(leather Sole) 鞋。”但这都难不倒她,令崇尚完美主义的冼也折服。“此前,他都采用其他品牌的鞋子,有了自己的手工订制鞋鞋师之后,他就能随心所欲,要什幺就能有什幺。”况且,她也并非一般的鞋匠,不仅擅长鞋制作,也具备时尚触觉,以致设计时,更能灵活变通,实现时装设计师的天马行空,“与冼书瀛首次合作的最大挑战是,明白并且找到他要的时尚味道。”

架势堂‧鞋子和我有个约会一般上,金锦缎鞋子适合婚礼时穿着。为了让这个鞋款大众化,只在鞋的局部置入此面料,就可以做到既有大马风味又跟得上潮流。魔鬼细节中推敲设计巧思

登上国际舞台,意味她们的设计也要达到国际水准,足以媲美世界名牌推出的鞋履。“我们需要尽一切心机,研究所有细节,找出为何别人做得好的原因。”

“他对鞋履的要求是越高越好,我们需要知道,一双已过了人穿鞋极限的四寸半鞋子,要怎样的设计,才不会令模特儿在伸展台上走路而不会扭伤脚、不往前倾倒,或不易感到疲累,这都必须跟设计师解释的细节。”与此同时,她指出,一般上,在制鞋领域里,有一套鞋面惯用的布料跟皮革,可是,时装设计师都爱用回服装的布料来制作鞋面,如此一来,如何将面料完美融入鞋内,成了考究的功夫。

“若是设计师要采用雪纺(chiffon),就必须想方设法做成、做好它。”在节骨眼上,她必须想到如何裁剪布料,以完好体现布的纹路、如何不让胶水渗透面料、如何令布料不会出现收缩或起皱摺,“这都是要三思而后行的呀!”

“我们只能多看多想,累积足够的知识。若办不到,得提出解决方案,这方案里还要具有时尚元素,才有可能说服设计师接纳折衷做法。”她说, 冼书瀛是个会听取他人意见的设计师。接了冼书瀛的设计个案,她在往后的日子,可谓“大红大紫”,本地时装设计师几乎都成了她的囊中物,明星、社会名流也随之而来。

制鞋旨在为他人带来快乐

一个职人把数十年过成一日,不意味可坐享其成,不必精益求精。在取得马来西亚艺术学院(Malaysian Institute of Art,简称MIA)纯美术与设计学士学位后,2003年她去了英国伦敦,在艺术与设计学院中央圣马丁学院(Central Saint Martins College,CSM)进修。

“那是为鞋师专门设计的密集课程,希望可以看到、学到更多,哪怕是带回一张纸也好。”在进修的日子里,她趁机到意大利罗马的鞋厂观摩,此行最大收获是,若要保持手工艺术,他们很注重个中的细节与工夫,例如:制鞋过程中,英国和意大利师傅依然采用人手打钉子的固定工序。她体验手工订制鞋之美,也坚定走在这条路上。如今,她也让手工鞋走向普罗大众,旗下推出的鞋履有手工成鞋(Ready To Wear),也有分为量身订做(Made To Fit)和订做(Customade)等三大类型。

她透露,手工成鞋即是已做好的成鞋,让普罗大众按自己的鞋号选购;量身订做即是按客户的脚型,做出适合且令对方感觉舒服的鞋履,价格相对高昂;至于按客户要求的订做,将原有其他款式做适当的改良。她曾按客户要求,手工制作一双类似英国时尚教父亚历山大麦昆(Alexander McQueen)的龙虾爪(Lobster Claw Heels)摩天高跟鞋,只为满足对方穿着它去血拼。

她也曾为长短脚新娘子做一双客制化婚纱鞋,让她在最佳状态下,走上爱情红毯。吴家玲在鞋艺里,找到人生幸福,也给别人带来足下幸福,人生至乐,莫过于此。

架势堂‧鞋子和我有个约会1. 一切始于裁剪部门,鞋匠按纸样为鞋的面料裁剪。
2. 随后送往面部部门缝制。
3. 再将之放行到底部部门,制作鞋子模型。
4. 再来,为鞋模制作鞋内底。
5. 同样在鞋底部门,调整鞋内底,以符合鞋楦的大小与款式。
6. 将制作完成的外楦面套上鞋楦,置之24小时,等待干透。
7. 定型后的鞋子,送往后制部门清洁,去除残留胶迹。
8. 只要品管部门完成修饰工作后,就可以包装了。

特约:子若
图:连利元、受访者提供
今日登场:大马手工订制鞋鞋师吴家玲(Karina Ng)



上一篇:
下一篇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