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所在地: 主页 > 媒体期刊 >街知巷闻:发现赤柱前卫风景 >

街知巷闻:发现赤柱前卫风景


2020-08-03


街知巷闻:发现赤柱前卫风景 完全用「素颜」混凝土的粗犷主义建筑在香港极罕有,科艺楼的邓肇坚堂是难得例子。三角柱体的部分突出,整座建筑让人想起军事设施的模样。(黄宇轩提供)街知巷闻:发现赤柱前卫风景 科艺楼的其余部分漆上浅灰,大楼前展示学生的艺术作品。(黄宇轩提供)街知巷闻:发现赤柱前卫风景 科艺楼天台几个入口都有半圆筒顶的设计,是现代建筑常见的美学。(黄宇轩提供)街知巷闻:发现赤柱前卫风景 嘉尔默罗圣衣会隐修院的外观,让人意想不到是一九三○年代在香港落成的建筑。(黄宇轩提供)街知巷闻:发现赤柱前卫风景 外墙被漆成像俄罗斯方块形状色彩图案的圣德兰幼稚园。(黄宇轩提供)街知巷闻:发现赤柱前卫风景 Carmelia的圆窗和鲜黄,在佳美道上特别夺目。(黄宇轩提供)街知巷闻:发现赤柱前卫风景 远看像座城堡、后现代的Carmelia,其实由四座独立屋组成。(黄宇轩提供)街知巷闻:发现赤柱前卫风景 赤柱艺展在二○一四年已结束运作,但其招牌还在原地。(黄宇轩提供)街知巷闻:发现赤柱前卫风景 前赤柱小学校舍,曾被活化作「赤柱艺展」,大门也是显着的现代设计。(黄宇轩提供)街知巷闻:发现赤柱前卫风景 二○○六年落成的赤柱市政大楼,安放的设施跟其他市政大楼没两样,但十多年后的今天还是让人感到耳目一新。(黄宇轩提供)街知巷闻:发现赤柱前卫风景 (明报製图)街知巷闻:发现赤柱前卫风景 街知巷闻:发现赤柱前卫风景 街知巷闻:发现赤柱前卫风景 街知巷闻:发现赤柱前卫风景 街知巷闻:发现赤柱前卫风景 街知巷闻:发现赤柱前卫风景 街知巷闻:发现赤柱前卫风景 街知巷闻:发现赤柱前卫风景 街知巷闻:发现赤柱前卫风景 街知巷闻:发现赤柱前卫风景 街知巷闻:发现赤柱前卫风景

无论是在网上搜寻赤柱的资讯,或问朋友去赤柱看什幺,难免感觉赤柱是被完全定型的地方,一切似是已知的。

卜公码头、美利楼、赤柱广场、赤柱大街、市集、海滨等地标,都是那些吧,加上「小镇风情」、「欧陆风情」(旅游发展局语)、「异国情调」、「悠闲feel」等标籤,让人觉得不会在此觅得新意。

近年其他推广赤柱的书写,则开闢历史角度,集中谈文物,特别是跟二次大战相关的古蹟。

若以本栏一贯「纯粹散步」、观看城市环境的目光,在赤柱可看到怎样的城市空间和另类美景?

这是一次试验,将过去一年多的观看方法,应用在表面看来最没新意之地。

我们「开发」了两条路线,以两种不同的角度看赤柱。第一条路线看到的,是赤柱在建筑与文化上的「前卫」。

我们的旅程,先从一座鲜有人知道和到访的珍奇建筑开始。

圣士提反书院科艺楼本地罕有粗犷主义建筑

来到赤柱,在东头湾道上,未到监狱之前,会先遇上圣士提反书院的入口。书院的文物径二○○八年开幕后坊间有关这所校园内战前古蹟的介绍多了。相较起来,一九八○年落成的战后建筑杰作、本地大师何弢的代表作科艺楼,却少人谈及。站在校门,已能远望到独特的科艺楼:由四组大楼构成的它,是香港难得「百分百」的粗犷主义(Brutalism)建筑群,用上大量原始混凝土(尤其是用作礼堂和体育馆的邓肇坚堂部分) ,外形特异,像科幻片中的未来空间 。

在国际知名的网站SOSBrutalism上,它原是仅有被列出的香港代表。科艺楼落成年代较近,加上欣赏现代主义建筑的文化在本地未成熟,易被错过。在香港「朝圣」,看前卫建筑,这应当是数一数二的经典。学生的雕塑创作,跟科艺楼融为一体,亦见圣士提反书院对美术的重视。

要进内参观,需事前向校方申请、或等待其开放日。二○一九年,政府办的「古蹟周游乐」,让市民在六月底两个周末,以导赏团形式进校参观,惜介绍裏只字未提科艺楼。我们特别鼓励读者参与导赏团,并在途中多看这「被错过的重点」。未经申请的话,来到附近,也可在校门外望进去,一睹邓肇坚堂的「素颜混凝土」和抢眼形状。

嘉尔默罗圣衣会红砖墙裏的隐修院

沿东头湾道向北走,经过外墙被漆成像俄罗斯方块形状色彩图案的圣德兰幼稚园,至赤柱村道继续走,快到佳美道前,会遇上一座被红砖墙包围的红砖建筑。建筑外墙上的三角形设计似曾相识,对,正跟科艺楼邓肇坚堂多用三角形的设计巧合呼应。两者的共通点也在于,它们的外形皆极其摩登。这座建筑让人联想起芬兰建筑师Alvar Aalto的红砖现代设计、或美国建筑师莱特在芝加哥建的罗比之家。

嘉尔默罗圣衣会是座隐修院,是修女居住和修道的地方。静修之地,竟就在赤柱中心。在香港,战前建成而又如斯追随现代美学的建筑,本来就所剩不多,修院更早在一九三七年就落成,其时这样简洁和具现代主义的设计在香港还不算主流。如果科艺楼的前卫在于它在香港落实了西方先锋的风格,修院也是走在时代之先,两相呼应。即使不能入内参观,绕着它的围墙走一圈,想像在内生活超过半世纪的修女如何历尽赤柱的变化,也是乐事。

Carmelia黄色「城堡」 后现代先锋

随红砖墙转入佳美道之际,抬头望,眼前就像一座「城堡」,当中大小不一圆圆的窗、不规则且全不对称地拼砌起来的楼房,加上结合丁屋常用的红色瓦顶,疯狂而奇特夺目。走近始知,那是名为Carmelia、由四座独立屋构成的大宅。它跟附近工整而常见的豪宅类型相比,「怪鸡」之至。用上鲜豔颜色,像堆砌而成、「反秩序」的设计,恰恰是跟科艺楼代表的那种极致现代主义抗衡的。

有趣是,Carmelia跟科艺楼同样在一九八○年落成,那时候批判现代理性的后现代建筑风格才在西方刚刚兴起,这「城堡」已像在实践后现代精神, 成了走得很前的例子,也巧合地成了「看得到的先锋」。这房子去年招标出售,叫价上十亿,这道前卫风景大概快要消失了。

Le Chateau des Arts被遗忘的活化例子

继续靠着修院的红砖墙走,会走进一条斜巷,走到长路尽头,快绕了砖墙一圈,见到一个不寻常的牌子,挂在特意竖立的柱上,写着Le Chateau des Arts。打开地图看,得知几步路前错过了的一座大楼,被标示为「赤柱艺展」,正是Le Chateau des Arts这个艺术空间的中文名字。回头走到「赤柱艺展」大楼门口,人去楼空,原来那也是赤柱小学荒废的校舍。

现在谈活化荒废校舍,终成主流讨论,原来十年前,已有将废校用作艺术家工作室和表演空间的社区实验在此进行,又是「走得很前」的赤柱代表! 「赤柱艺展」的实验在二○一四年已完结,由下而上的活化回归死寂,这早期尝试累积了的经验,政府和民间的相关文化机构是否应该仔细考掘?无奈是,现存的资料很少,「赤柱艺展」的网页消失了,部落格是空白的,写着Hong Kong's Roadmap to a Sustainable Cultural Development(香港往可持续文化发展的路线图),让人奇想,平行时空下香港的文化发展,是否可跟现在「放烟花」式的不一样?

赤柱市政大厦政府建筑的革命

离开从前的「赤柱艺展」,再走到斜巷尽头,顺理成章走入赤柱市政大厦。市政大厦的环境多是千篇一律,无甚趣味,但二○○六年启用的赤柱市政大楼,广为人知,打破了所有原来的规则,走进其中,感觉比较像进入千禧年后在日本落成的美术馆。这场市政大厦的革命,让人对政府建筑另眼相看。建筑师温灼均的设计,虽说参考四合院结构原理,但沿楼梯通往上层,无论是清水混凝土外墙、洁白的用色,还是一丝不苟的简约细节(包括体育馆裏的云石长椅,甚至更衣室裏一面深灰大墙),都非常「安藤忠雄」,外观和休憩空间都远比香港其他市政大厦优雅舒服。如今带点幽默的是,这样的美学完全成了「文青」热爱的主流,容易叫人忘记它也是赤柱前卫的例子。

(Ways of Urbanist Seeing(36))

文 // 黄宇轩、曾晓玲图 // 黄宇轩编辑 // 王翠丽

fb﹕http://www.facebook.com/SundayMingpao



上一篇:
下一篇: